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午马游记

去看天边那一抹彩虹...

 
 
 

日志

 
 

四千年古寨未挺过强震 "云朵上的街市"萝卜寨消逝(收藏)  

2008-05-22 08:41:13|  分类: 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千年古寨未挺过强震 云朵上的街市萝卜寨消逝(收藏) - 午马 - 午马游记

                      5月20日,汶川县萝卜寨。一位村民走过一片菜地,后面是倒塌的房屋。记者张骏摄

四千年古寨未挺过强震 云朵上的街市萝卜寨消逝(收藏) - 午马 - 午马游记                                                                                                                            萝卜寨震前全貌。

逝者:萝卜寨

身份:汶川大地震重灾区

出生时间:4500年前

遇难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

这是一座没有碉楼的羌寨,只有依山而建、错落成群的黄泥建筑,户户相通的巷道如迷宫一般。她静静地立在海拔1970米,离云朵更近的地方。萝卜寨是她的名字,但更多的游人唤她作“云朵上的街市”。5月12日下午2时28分,这片在岁月里沉静了近五千年的暗黄色,被地震从汶川县雁门乡的土地上抹去。“云朵上的街市”,只剩下立在风中空荡荡的门框和倒在地上摔成碎块的黄泥墙。

四千年遗都未挺过强震

萝卜寨是古羌王的遗都,当地部门考证她已历经近五千年的风雨,也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最古老的用黄泥建造而成的民族村落。但一周之前,这个古寨未能挺过汶川8级地震。

寨子里的建筑几乎被夷为平地,226户人家的房屋无一幸免地倒塌。那些扛过了近五千年风雨的黄泥墙,已被摧成一地废墟,倒在地上碎成一块块的黄泥砖。寨子里还立着的建筑,是没有了墙体的木门框,四壁皆无的房架上挂着的一米多长的熏腊肉在迎风摇摆。

幸存的寨民都在寨子不远的樱桃林下用塑料布搭起帐篷,临时栖身,226户人家的寨子里,只有两个人影在倒塌的房子里弯着腰翻找东西。缠着头巾、穿着麻布衫的吴老太说:“铺盖都没来得及拖出来,晚上住在帐篷里冷,想翻一翻看还能不能找得到”。

空降粮食解燃眉之急

现在的萝卜寨里,除了被困的村民,就剩下徒步前来救灾的解放军和武警,进羌寨的15公里沥青路在地震的当天超过八成被损毁,小型车辆包括自行车都无法通行。进寨子里的道路不是从中间处裂开,就是被山上滚下的重达六七十吨的巨石砸出一米左右的深坑,很多路段还被淹没在垮塌的山坡中间。

目前驻扎在萝卜寨的解放军官兵,是四天前进驻寨里的,他们带着十字镐、铲子、铁锹,一路走一路铲,15公里的路程徒步了两三个小时才赶到。此前的两天,他们和武警部队在倒下的村庄里已经挖出了18具寨民的遗体。

这个1080人的村庄,被地震夺去了42条生命,其中包括7个小孩和15个老人,另有85人受伤,这也是汶川县死亡最为严重的村子之一。“当时,大家都在外面劳作,只有一些留在家里的老幼未能及时逃出”。寨子里的小伙子袁伟群说。

由于道路的不畅,对这个寨子里没有家的千名灾民来说,吃粮成为难题。近日,有空降部队空投食品到该寨,以解燃眉之急。

四千年古风瞬间不在

这个沉寂了多年的古寨,几乎是和改革开放一同醒来的。她古朴而盘驻在云上的风情,一掀开盖头就吸引了外界的目光。“云朵上的街市,古羌王的遗都”成为游客青睐她的标签。

2005年3月,四川省考古研究院的七位考古学家论证确定,萝卜寨早在4500年前就已有人类居住,“萝卜寨”并不是她最早的称谓。更早之前,因为其依凤凰山而建,故得名凤凰寨。后又依次易名富顺寨,老虎寨。直至后来“王羌总”的出现,萝卜寨始得名。

王羌总是个英勇善战的男人,带领寨子里的人对抗衙门的苛捐杂税,直至最后战死沙场。王羌总战死后,泄愤的刽子手将他的家人和被俘的将士的人头像削萝卜一样一个个砍掉。寨子自此有了壮士们用生命垒砌起来的名字。

因了古时连年烽火的命运,这个建在云端的村寨的建筑具有更多的抵御战事的特色———一条神秘的地下通道让寨子里家家相连,互互相通,寨子上、中、下三层立体交织使其像一座军事堡垒。建筑学家曾经称,这里是现代城市最早的雏形,他们更早地利用了三维立体空间。这也是今天的游人描述她是“云朵上的街市”的由来。

咂酒山歌如今成丧曲

萝卜寨的“晒富”流传至今,腊肉挂得多是家族殷实的表现。一周以前,这个寨子里的人,厨房里挂了二三百斤猪肉是常见的事。这里曾经闻名的小吃洋芋糍粑、白豆花、酸菜搅团等吸引了无数的游客。但是今天,制造了这些美食的寨民们每天都寄望更多的空降粮食以补充现时的需要,甚至会因空降的物资分配不公而几近大打出手。

在萝卜寨里,“女人背水,男人在家里带娃娃”是他们的传统,饮咂酒唱山歌,一周三次在家里即兴舞蹈,是他们过去的生活。但是如今,在玉米地里,在新垒起的坟前,能听到的只有女人们的丧歌。

在村子朝阳的一端,建有宽18米长32米的祭坛,这是村子里祭礼作法的地方,这个村寨里最神圣的地方。如今,祭坛的围石壁都已倒塌,钢筋结构的祭坛结构受损,三面代表平安、招财、驱邪的白、黄、黑三色的羊皮鼓均已被划破。

“挂在云端的建筑没有了,我可能要回家了”。被旅游公司高薪从成都聘到寨子里来的导游尔玛莎朗望着山下的路,她在破败的祭坛前,已坐了好几天。

2008-05-22 07:52:29 来源: 中新网(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